第001章_穿越八十年代农家媳无弹窗版_AB小说网无病毒无弹窗广告<

时间:2017-10-09 16:59 来源:http://www.jb-ecurie.com

  傅宁在桌前坐了三个小时后,眉间的疙瘩越拧越大,最后成了一个死结。她深吸了口气,笔在修长的手指间转动几下掉落在线条凌乱的设计稿上。

  傅宁没有再把笔捡起来,而是轻吸了口气,起身坐到了落地窗边的沙发上,摸出一支davidoff点燃放进唇间。她微仰头看着落地窗外的蓝白色天空,一架飞机慢过天际,拉出一缕白烟,煞是有些韵味。

  傅宁眼神不动,唇间吐出一串烟圈,心里想,或许她该暂时放下现在的一切出去走走了。

  当然,傅宁决定退出时尚圈是暂时的,出去旅行也不过就是为了寻求设计灵感。谁知命途不好,在飞机起飞一小时后,遇了难。

  在美国式的惊恐混乱惨烈中没了意识,混沌许久,只当再没傅宁了,却又在许久之后,她奇迹般地把自己的意识找了回来。

  傅宁感受到眼睛里漏进的微光,好久没情绪的心灵激荡起些微涟漪。也就是经历过死,才知道生的可贵。

  除了感受到光,她还能感受到自己脑门上疼得很,好像有伤。再然后,有人正握着她的手,粗糙干热的。

  虽有了意识,傅宁却也没立即能睁开眼睛。她想着,难道飞机失事后自己不死被人救了?伤了头部?

  这样又过了许久,她才慢慢睁开眼睛。原本以为会是在医院病房里,结果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。木制的梁,未加米分饰的红砖墙,一个轮廓硬朗的男人。

  傅宁无力地慢眨了几下眼,刚想问这是哪里,突然就意识到了不对。在她的脑海里,多了一个人的生活经历和记忆。

  拉着她手的男人看见她醒过来,忙往前凑了凑,“阿宁,你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?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,我现在就拿了锄头去跟刘家那帮龟孙子拼命!”

  傅宁又无力地慢眨了几下眼,看着男人脸上焦急担心的表情,半天哑着嗓子说出一句话:“我没事。”

  男人担心的神色终于淡了一点,握着傅宁的手也慢慢松开:“你如果真想回娘家,养好伤就回吧,我不拦你了。”

  两人之间一阵沉默,这时又有一妇人进来。妇人端了一碗白米粥,送到男人手里,看着傅宁说:“阿宁,你醒啦?”

  “醒了就没事了。”妇人说完,又看向男人说:“你好好伺候阿宁把粥吃了,想吃什么我再去弄。”

  “好,妈你辛苦了。”男人看着妇人说,妇人又嘱咐傅宁好好歇着,便出了房间。

  男人把白米粥端到傅宁面前,用小勺舀了一点放在嘴边吹了吹,又送到傅宁嘴边:“吃点东西,压压惊。”

  男人有点尴尬,他可从来没这么伺候过人。见傅宁表情,他也不想,“啪”的一下把碗放在旁边的小桌上,低着头堵着气说:“你要是现在想走,我现在就送你回去。”

  傅宁多看了他两眼,然后猛地从床上翻坐起来,下了床趴到梳妆台上的镜子前。果然是穿越了,镜子里这个灵动娇弱的乡间美人不是她。

  傅宁撑着梳妆台面的手有些打颤,不知道是因为没死而激动,还是因为自己花了大半辈子打拼下来的事业全部归零而难受。

  傅宁吸了口气,心想此事不可逆,那就只能接受了。她看着镜子中陌生的脸,慢坐到长板凳上,抬手摸了一下额头,幽幽地说:“怕是要留疤了。”

  柳成林在她身后一愣,然后反应过来,声音很小道:“都嫁了人了,还在乎这个?那伤口也不大,留不下多大的疤。你就是毁了容,我也不嫌弃你。只要……”

  傅宁看着镜子里柳成林的脸,又摸了两下纱布,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身说:“刚才的粥呢?”

  原主是在午饭前被刘家来人给打晕了的,刚好被她得空占了身子。原主的性格和这副身子样貌都很搭,标准的乡村小女人,男人就是天。难得她卯起劲烈了一回,就碰上了这样的事。

  而刘家来他们柳家砸掼,也是有原因的。这个原因还不小,几乎是惊动了向明村九个生产队的所有村民,包括村组织机构所在的大队。事情出了,人家来寻仇,似乎也理所应当,所以没人管。

  柳成林没再说话,拿着碗和勺就出了房间,往灶房去。傅宁看着他出了房间,自己也跟出来,转身看了眼已经被扒大半截墙壁、顶早没了的堂屋,轻出了口气。

  看过堂屋,她又往灶房去,刚到门口就听见赵兰花说:“今天他们砸的东西多,家里就剩两副碗筷了。你去前庄,去你姨妈家借几副来,等明儿咱们买了就还回去。”

  说到这赵兰花突然有了眼泪,抬手抹了一把,微哽咽说:“说的轻巧,哪里还有钱?你结婚把家里的钱都花差不多了,遭了难后又填了不少,现在连买碗筷的钱也没有了!”

  赵兰花上去就拉他的手,“成林你这是做什么?这都是你那弟弟造的孽,是我和你爸没好,你打自己干什么?!”

  柳成林低着头,心里无穷无尽地难受。如果不是娶了媳妇,如果不是还有爸妈,他宁可死了!那么丢人现眼的事情,这么忍辱负重的活法,不如死了!

  傅宁在外面看不下去了,进了屋说:“妈,碗筷不着急买。家里不是有几个瓷罐么?将就一下也就够了。”

  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,总要承担起她的责任活下去,要为这个家出份力的。她穿越前是有极优越的生活条件,但打拼过程中苦是没少吃的。如今再倒回去,吃起这么一点苦,可谓是得心应手了。

  赵兰花十分欣慰,握上傅宁的手说:“我们有什么不能将就的,就怕委屈了你。”毕竟是刚过门不久的新媳妇。

  傅宁把手从赵兰花手里抽出来,多少年独居了,早习惯了一个人,不喜欢与人亲近,更是不大喜欢别人跟自己过密接触。虽抽了手,傅宁还是笑着:“我没事,这种情况下我还在意这个,就是没了。”

  这话可不是调情,而是赤/裸/裸的现实。因为他弟弟的事情,柳成林已经觉得没有脸面活着,若再被自己媳妇临难抛弃,一时想不开没准就命归了。

  原主跟柳成林吵着闹着要回娘家,也不是想弃他而去。不过就是看他颓靡没了把握,自己也没了依靠没了安全感,所以想让他振作起来。否则,她也不会在刘家来的时候顶上去挨了这么一下。

  柳成林看了傅宁两眼,在她的眼神和面目表情看到的都是淡定与沉稳,于是自己心里也莫名地一阵。怎么说,之前那个极度慌乱焦躁的小女人,伤了之后突然变得不一样了。

  柳成林没说话,旁边的赵兰花把眼泪擦干了,笑着说:“阿宁说得对,这个时候你要是不在,成林怕是撑不住。”

  傅宁抬手碰了一下纱布,也没再客气,跟赵兰花说:“好,那妈……你先忙。”这个妈叫得顺也不顺。

  看着傅宁进了红砖屋,赵兰花又回去,看着柳成林语重心长地说:“成林,你可得留在你这媳妇。要是她真不做这门亲事了,就咱们家现在这样子,再到哪里给你说媳妇去?”

  柳成林脱口就要说出自暴自弃的话,但想到刚才傅宁的态度,话没出口,便换了说辞:“妈,我尽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