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8章_穿越八十年代农家媳无弹窗版_AB小说网无病毒无弹窗广告<

时间:2017-09-21 17:39 来源:http://www.jb-ecurie.com

  柳姝抱回来的狗是一只小金毛,憨憨呆呆地也不叫。家里一直没养狗,也从来没人在意这事儿。不知道柳姝怎么就那么喜欢狗,自打懂事开始,就想着法儿让傅宁给她养一只,却一直没能。有一次在前庄一家抱了刚生的小狗崽回来,又被傅宁给抱回去了。

  这一次在宠物店看到这只狗,柳姝喜欢得紧,就央求柳成辉给她买了下来。赵兰花宠孩子有一手,自然不反对。于是在回家之前,柳姝就和赵兰花以及柳成辉都通了气,叫他们到家帮着自己说话,不准她妈撵小狗走。

  等柳姝说完那话,赵兰花和柳成辉果然帮衬了几句。傅宁也知道这狗买的不便宜,又不能叫柳成辉再给带回去,只好应下了,又对柳姝说:“你自己看好了,不少人拿毒药喂狗,药死了弄去卖呢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柳姝道:“我上学就把它栓在家里,回来就带它玩。还有奶奶呢,奶奶也帮我养狗呢。”

  柳成辉把人送回来,过了一夜便又走了。柳姝第二天开学,挎了空书包要去学校。看小狗在家怪可怜的,就把小狗装在了书包里,挎去了学校。亏这只小狗实在呆,在书包里也不叫唤,连哼哼都没有。

  到了学校,柳姝自己去班主任那里交书本费,交了又室坐着,总之不管到哪都把书包挎着。别的同学看到她是挎了小狗来的,都好奇过来看。看这小黄狗也没什么稀奇的,也就不看了,倒是有不少同学说:“你家这小狗是个呆子。”

  这头一天开学也没正经上课,到下午又是放假不用去学校,第二天再到学校去领书。柳姝这会儿总算找到了新的伙伴,和小狗腻在一起,然后她也给小狗取了名字——二呆!

  二呆也实在是呆得很,被柳姝带着玩了有一个星期,才开始会哼哼,偶尔“汪”上一声。每次它一叫,柳姝就无比兴奋,简直跟自己养的孩子会说话了一样。

  二呆也很胖,摇着小尾巴跑着跑着就能趴地上,半天不知道爬起来。柳姝也不敢让它跟庄子上其他小狗玩,哪怕是体型比二呆小上很多的。只要是只狗,就能把二呆压到身底下撕。每每这时候,柳姝都瞪着眼珠子看二呆,教训它说:“你到底是不是我养的狗,人家你你咬回去啊!咬回去啊!”

  等到周末黄莺从镇上回来,柳姝就献宝一样带着二呆去找她玩。黄莺看着二呆好看,就问:“哪里来的狗啊?好可**!”

  柳姝的这只小狗实在呆得可**,黄莺也常喜欢,于是两人也不画画不绣花玩了,就是跟着二呆玩。教了两天,二呆居然能连贯“汪汪”叫了,而且声音里有力道,可是乐坏了两人。

  不过黄莺也就能在家两天,星期天傍晚就往镇上去了,留下柳姝和二呆两个。柳姝也非常想念初中啊,可惜啊,她就是个小学一年级的年龄智商。

  说到这个小学一年级,柳姝就一肚子的苦水。她妈傅宁虽然凶了点,但从小到大也没怎么打过她呀。但自从上了一年级,她遇上了那个姓“张”的女胖子老师,就不知道被打了多少回了。

  张胖子老师超级胖,胖的程度就是坐在椅子上别人看不到椅子面儿了。有一回在班级上自习,她在前头批改作业,往椅子上一坐,直接把椅子给坐塌了。顿时教室里哄笑一片,好些孩子心里都一个想法:有眼,可算是报了仇了!

  全班学生,柳姝算是被她打得最多的。上课不举手不发言,下课都能拉过去打几下。柳姝觉得,这老女人肯定心理。她打人也就算了,还特别喜欢把家里的事情带到学校来给学生们帮她做,附言:“表现不好,学期末没有三好学生状!”

  我滴个娘,简直是*加啊!柳姝如斯觉得,可每次自习叫她上去绕毛线,还是屁颠屁颠上去了,谁叫她也喜欢状呢!

  拆毛衣绕毛线是一件,最牛逼的,就是张胖子拿过几篮子的韭菜到学校,一排摆开在教室前黑板下面,然后把学生分组,一组一组上去理韭菜。谁理得好,夸两句,那小孩就屁颠屁颠高兴得不得了啦。

  柳姝把二呆抱在怀里,想着第二天又要到学校见到张胖子老师,心情就无比沉重。二呆的窝放在柳姝的床前,每天都是一起睡觉的。傅宁怕她作死抱着狗到床上一起睡,严令不准她这么干,要是被逮到,伺候!柳姝知道她妈是她呢,但也不一定就不会伺候,所以每次都是抱一抱二呆,就把它放回窝里,各自睡各自的了。

  柳成林的磨面房换了装备,从之前的单纯磨面房也慢慢变成了米面粮食供销所,事情也就多起来了。他买了个带斗小车,又去学了驾照,然后便是开着小车到各家收粮食。粮食收回来,要磨成米磨成面,装好袋儿,再给定米面的销售点送过去。

  柳成林在磨面房里又招了两个人,以自己为主力,余下的帮着他干活。生意往来确定后,也是好做,没有亏本的时候。只是,他磨面房供销米面的牌子打出去后,上门定单的多了起来,也就越来越忙了。

  这时候向明村也又有了新动态,村里村落乡邻之间又通起了通讯电缆,给各家架起了电话。这么一来,通讯可就发达了不少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傅宁的肚子有动静了。原先想好了跟柳姝说的,结果后来忘了也没说。现在查出来了,自然是要说的了。

  “柳姝,妈妈给你生个弟弟妹妹要不要?”晚上吃完饭,傅宁把柳姝拉到自己床前,柳成林坐在她旁边,一起看着柳姝。

  柳姝从小就和黄莺玩得好,跟亲姐妹一样,是没有独生子女那种吃独食的心的。现在听着爸爸妈妈要给她添个弟弟妹妹,她还很欢喜呢!

  傅宁松了口气,看着柳姝又说:“你妈我怀孕了,但不知道是弟弟妹妹。就算不是弟弟,是妹妹你也不准她,知道吗?”

  “老妈,你说什么呢?”柳姝把眉头皱了起来,“要是妹妹,我肯定她的啊,怎么还会她?要是谁敢我柳姝的妹妹,我打得她满地找牙!”

  “好样的!”柳成林一笑,伸出手掌来。柳姝会意,得意地上去和柳成林击了个掌。

  傅宁看了看两人,最后把目光落在柳成林身上,“我说呢,都是你教出来的吧?”

  柳成林笑了笑,“有吗?我只是说,不要被人了,人家打你就打回去,打不过回来找爸爸!”

  傅宁的肚子一天天看大,柳姝的二呆也一天天看大,结果越长越大,可比前后庄子上的那些小土狗身量大多了。柳姝每天的生活就是——上学、周末找黄莺、逗狗、趴傅宁肚子上跟不知是弟弟还是妹妹的小家伙说话。

  “哎呀,妈妈,你看我多忙啊。要是没有我,你们可都怎么办呀?”柳姝的时候就这么感慨。

  傅宁头上三根,看她一天到晚忙要死的,真不知道都在忙什么呢,于是问一句:“作业写了没?”

  “哎呀,妈妈。”柳姝连忙往后退两步,“你看我这么忙,哪里有时间写作业呀?”

  傅宁真的是被她弄得气又气不起来,笑嘛,又不正经,只好绷着很难看的表情说:“快去写作业,写不完不准吃饭,不准跟二呆玩!”

  自从傅宁怀孕后,柳成林就想了各种法子跟打了招呼。之前计划生育还是很没人情很绝的,搞得下面,后来也就松了不少。对于二胎,不那么紧,但钱还是要罚的。三胎嘛,就是很难办的了。

  傅宁和柳成林往送了不少钱,也算换了安宁,可以好好养胎。肚子还小的时候,傅宁往成衣铺去的还算频繁,后来肚子大了,就变成了隔三差五去看一下,余下的都是颜裁缝在看着。其实她的主要工作是设计样品,设计被采纳,余下大部分颜裁缝带着几个妇人就能做了。多做几套衣服出来,校方满意,也就发到工厂成批量生产了。

  到了年底,傅宁也就差不多要临盆了。生过头胎,这二胎虽还是疼,但毕竟有经验好生一点。到医生一番,也算顺利,孩子就生了出来。不管是赵兰花还是柳成林,都十分想要个男的,儿女一对,也就双全了。

  皇天不负有心人,这胎生下来,也确实是个儿子。赵兰花大松了口气,心里石头落地,又是谢又是谢王母娘娘又是谢土地公……只差没谢谢唐僧了!

  柳姝听说自己有弟弟了,开跟什么似的。等傅宁从镇上回来,躺到床上,她的弟弟就在她妈傅宁旁边的包被子里躺着呢。柳姝看着亲妈不能动的样子,也不知道生孩子是个什么状况,便是直接爬**,跪在她弟弟旁边,仔细看了两眼,眉头一皱说:“哎呀,妈妈,你是不是抱错小孩啦?”

  柳姝认真地看着傅宁,“你看爸爸那么好看,妈妈你也这么好,我就更好看了。你再看弟弟,怎么这么丑啊?”

  因为傅宁要坐月子,这个年是赵兰花拉着老大家和老二家张罗一起置办年货过的。自从柳成辉给老二家买了砖头和瓦,柳成辉也算是了,没有出去打工赚钱,但也是在家找了小工做。在工地上提提水泥运运沙子,一天赚个四五十块钱,加上种地卖粮食,紧巴巴刚好够过日子的。

  因为赵兰花忙,老三柳成林便亲自照看媳妇日常吃喝起居,无微不至。这过年了,黄莺在家,大伯二伯家的哥哥姐姐也都在家,也都过来这边。柳姝可乐坏了,最喜欢人多了,热闹啊!到年三十,又有柳成辉带着媳妇从外头回来,也是怀有身子的。

  傅宁躺在床上,老四媳妇便过来坐着跟她说话。因为她刚生了孩子,这怀孕的种种便是知道得最清楚的。于是傅宁就跟她说,什么时候妇检,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,有哪里需要注意的地方。等到了后期,又是有多少痛苦。老四媳妇一一都记下了,只说生个孩子可受尽了罪了。傅宁笑,“谁说不是呢?”

  说了生孩子的事,老四媳妇又扯了点别的。她不是人,若说没有一点儿不喜欢乡活,那是的。住两天还可以,住时间长铁定就不行了。柳家这一家子,她也就看出傅宁气质不凡一些,便问她:“三嫂,你和三哥就没想过买套房子到城里住去么?”

  傅宁笑了笑,“城里是干净,到哪里都方便。修的好,房子盖得好,玩的地方多,超市也大,衣服也贵。但是,不冷清么?”

  “在住习惯啦……”傅宁慢声道:“关键也是不需要,去城里是图什么?不就图工作好赚钱多好过日子么?我和你三哥就在这向明村,也是赚着不少的钱,住的还舒服,空气也好,人都热情些,不冷漠。到了外头,连对门住着谁都不知道。一天到晚,也就是工作单位到家里来回,或去买个东西,或是看看电视之类的。时间久了,连怎么陪家人都不会了。我们在这里,谁都认识,做什么都方便。到了外头,那就是万事难了,非得什么都靠着自己……”

  话说到这样,老四媳妇算是听明白了。每个人的想法不同,需求不同,选择不同,她也便不再说什么了。她觉得人土,住城里好一些,但瞧着傅宁一家子,这话又是悖论了。傅宁、柳成林和小柳姝,身上确实有人的影子,多少也是有限的。

  虽然不往城里去,傅宁和柳成林也早商量好了。这边的老宅子放着,过完年就到大队南头买块地下来,盖个独栋别墅,一家人搬那里去住。

  两人在屋里讲话,那外头已经快闹翻天了。柳姝和一家子的哥哥姐姐弟弟的,先去大队小卖部买了各种鞭炮仙女棒,然后回来就是各种闹腾。老二家的二小子是一家子里最调皮的男孩子,也是柳姝最喜欢跟着玩的人。正所谓,物以类聚嘛。

  老二家的二小子也**逗她,更喜欢逗她的狗,擦了鞭炮就往二呆肚子底下撩。二呆呆得很,也不知道跑,只等鞭炮炸了,他才后反应一般,撒腿就蹿,直逗得在一旁看着的人都笑半死。柳姝也跟着笑,笑了一会又强停住,等着二小子:“二哥,你再炸二呆,我要炸你啦!”

  柳姝便不服这个输,跳起来抱着鞭就去追二小子,两人闹做一团。其他人都看着笑,赵兰花刘珍吴萍还会两句,到底带着笑的是没有威慑力的,只能越闹越凶。

  年夜饭傅宁没法上桌去吃,柳成林先服侍她吃了饭,自己才去上桌子。于是傅宁一人躺在屋里,就听着外头闹闹嚷嚷地吃饭。吃完饭,所有人又到屋里坐着,也不准小孩子太吵,怕扰了傅宁。小孩子呆着无趣,没一会就全出去看晚会去了。

  守着岁,没到十二点,熬不住的孩子就都找床滚上去睡着了。零点钟声一响,被外头炮仗惊醒,又是抢着到外面放鞭炮放烟火去。

  傅宁躺在床上,看着外头漫天彩色光影,她穿越到这边,也快有十年了。回望这近十年的时间,从一无所有,过到如今的样子,说不出多少感慨来,只是觉得心头暖暖的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