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7章_穿越八十年代农家媳无弹窗版_AB小说网无病毒无弹窗广告<

时间:2017-09-21 17:39 来源:http://www.jb-ecurie.com

  听到“四叔”两个字的时候,柳姝的小脑袋转了一下,然后把自己手里的车子一扔,“哐当”倒地上,调头就往家里跑:“奶奶,我四叔回来啦!”

  赵兰花正在灶房烧饭,听到柳姝风风火火的,向来知道她是个小,就随便回了句:“你知道你四叔长什么样子么?”

  赵兰花这会儿有点觉得柳姝不是在瞎咋呼哄她了,她拿着火烧棍就出了灶房。打眼见到站在院子里的柳成辉,心头一激动险些要栽下来去。

  柳姝过去到她旁边,看着柳成辉,小声问赵兰花:“奶奶,是我四叔吗?我四叔很有钱吗?”

  赵兰花丢了火烧棍,到柳成辉面前又是锤又是打。柳姝在后面看着,一头,怎么瞧着跟电视上那些小男女似的。

  全家对于柳成辉回来都很激动,都很有感触,都有很多话要说要问。唯有柳姝,她怎么觉着自己跟外人似的呢?却又是不喜欢被挤出去,硬是走哪都抱柳成辉大腿。

  因为柳成辉的衣锦还乡,老大家和老二家也都过来了。一大家子,大人孩子,满满当当塞了一屋子。现在老大家的小二子没以前藏得那么严实了,却还是黑户。

  柳成辉也稍了一下,到老大家和老二家都看了一下。他不在的这几年,老三家变化最大,堂屋有了,院子里也造了水泥地坪,厨房和堂屋里的装饰都很不错了。老大家变化稍小一点,却也是很像样的人家。唯有老二家,只有一个三间偏屋,还是那副穷样子。

  对于这事儿,老二柳成武颇有怨言。但看柳成辉今日不同往日,也不敢怎么着,只在吃饭的时候说:“老四啊,你当年骗得我不轻啊。说什么帮着你二哥我起个房子,结果说走就走了,撂下你二哥不管。”

  柳成辉笑了笑,端酒敬二哥:“二哥,当年是我的错,过去这么久了,希望你宽心,就别记着了。”

  “你也真是的,你二哥是那么小气的人嘛?”老二端起酒杯,“要是记着,我不跟你喝酒!”

  喝罢酒,柳成武又提起来当初柳成辉花了那么些钱给傅宁买料子的事情。把他走后发生了什么都说了,又说老三是怎么撵他走的,怎么不管他的,又怎么说等老四回来把钱还上的。絮絮叨叨的,老二心里有非常多的“委屈”,说来说去也都是钱的事儿。

  当着面儿说了傅宁和柳成林许多不好,柳成林和傅宁也都没出声儿。说的也是事实,老二如今可怜也是事实,但是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是么?

  没人出声,却是柳姝拿着筷子一边戳红烧肉一边说:“二叔,你不要说别人家啦。你和二婶子都不苦钱,家里当然穷啦。我还听爷爷说了,你家三间瓦房都是当时赖我家转头盖的。还因为偷转头的事情,跟大婶子家吵过架呢。”

  “二哥,你别唬小姝。”柳成辉连忙接了话,到家这么一会,他可喜欢这孩子了。皮是皮了一点,但机灵有趣。看柳成武没再说柳姝,柳成辉又道:“二哥,三哥三嫂是什么人我知道。刚才他们就说要还我钱了,我没要。那点钱现在对我来说都是小钱,还给我倒是生分了。”

  柳成武被堵得不说话,柳成辉吃了两口菜,说:“钱都是赚来的,你赚的越多,累得就比别人越多。我现在就是,忙的时候,一天能睡三个小时已经算是不错的了。苦啊,不苦哪来的钱?想不劳而获,那是不可能的。这天底下,真没有在家睡觉睡出钱的。”

  这会儿柳成辉成功,在外面有了个属于自己的建筑公司,回到向明村那是相当有头有脸的人物。现在不管他说什么,那都不是空话,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,在桌上的没有不认真听的。老大也敬柳成辉酒,让他注意身子,钱是好的,但身体是自己的,坏了再多的钱都换不回来。

  一家子絮絮叨叨说着说话,只有老二家心里全是憋屈气。老大家虽与柳成辉没有丝毫可比性,但贵在日子过得踏实。老三家也没有柳成辉赚的多,但日子闲适,傅宁和柳成林也都有事业。傅宁的校服,在外头那都是响当当的。

  照傅宁和柳成林的收入,在向明村盖别墅买汽车那都是轻而易举的。但不想太过脱离群众,两人也都还是低调的。家里买了摩托车,到哪都方便。又没有更远的地方要去,每天就是大队家里两边走,步行都是可以的。要是买汽车,那纯粹是为了炫耀,加油都不知道往哪里加去。

  也是没要一两天的时间,柳家老四赚了大钱开了汽车回来的消息就传得向明村人人皆知了。好巧不巧的,刘桂红也在娘家,听说老四回来了,臊得连家里大门都不敢出了。想她如今全家都靠捡垃圾为生,日子过得异常清苦,哪里有脸再看到老四呢?

  而老四呢?早把这段曾经让他的事情给忘了大半了,如今再提起来,都是云淡风轻的笑谈,说自己当时不懂事——傻!不提对刘桂红什么态度,毕竟喜欢过她,不想回头说自己当时瞎了眼,对于周志美,柳成辉还是满肚子的意见。对她的成见,这辈子怕是都要记在心里了。

  周志美也在家里唉声叹气,悔不当初。现在且不论刘桂红有没有命嫁给柳成辉,不论她当初做错没做错选择,就说对柳小四的态度上,真不该那样子呀!当时她们是多么瞧不起柳成辉,又哪里能想到,会有今天这样的光景。真是,想去柳家赔个笑,都没那脸!虽与柳家是没矛盾了,但跟柳小四,梁子那是深深结在了人家心底里了!

  周志美一家躲着柳家人,柳成辉自然也。他在家呆不了多久,也没必要再与周志美和刘桂红产生什么过结。互不相问互不相干,最好不过了。刘桂红哪怕是出门,过柳口,都是远远绕开走的。每每看着他口停的车,脸上都像被人打了几巴掌一般,火辣辣地疼。

  从单位回来,见着柳成辉这般,心里又郁结上别的了。他下海的计划最后被刘洪超否掉了,没能去成,还是老实呆在了单位。现在瞧着柳成辉这般风光,那又是各种懊恼的情绪往脑子里钻。想他在单位,根本做不出什么大事来,每个月拿那么点钱,无比心塞。

  那时候虽然还小,但也懂事了,目睹了自己大姐刘桂红和柳成辉的所有事情。虽然他没有参与,但毕竟是一家人,这会儿便是再想去柳成辉那问问外头是一番什么景象,也拉不下这个脸,就作罢了。

  柳成辉自然能感觉出来周志美一家都有意躲着他,不管是结着仇还是结着怨,柳成辉也都不想再去过问,便当不知道罢了。赵兰花和傅宁柳成林也感觉出来了,也不多说什么不多做什么。唯有柳姝,小不点不知道有这个事儿,没事还会往周志美家去玩儿。

  见周志美这两天都不去她家,柳姝还问:“刘大奶奶,你这几年忙啊?怎么都不去我家陪我奶奶做针线呢?”

  柳成辉也没在家呆几天,在临走之前,去窑厂买了不少砖头和瓦,一股脑儿全拖到了柳成武口。柳成辉和吴萍都是不知道出去苦钱过日子的,柳成辉想着自己也只能做这么些了。他与生活在这里的老大家和老三家不一样,那两家要是无条件帮老二家,不定能得人情,可能还会养个吸血鬼。他柳成辉就不一样了,帮这一回就走了,老二柳成武欠他的,就是人情!

  而柳成辉之所以挑这时候回来,也是因为他的事业稳步了,也打算成家了,是该和家里恢复正常联系了。这么多年,他往家里寄了许多钱,但到底不像个话,不能时常孝敬父母,便是陪一陪也没有。

  这回算是陪了赵兰花和柳大士一阵子,也让赵兰花满心踏实了。他在外头找了人,城里人家的姑娘,打算年上带回来结婚。

  赵兰花大松了口气,心里的一大心病总算被解决了,直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。那余下的,就只剩三儿子面前没个儿子了。

  柳成辉走的时候,赵兰花也是百般舍不得,柳成辉拉了她的手说:“妈你别伤心了,我这回来了,以后就能经常见。等我那边一切都弄好了,再结了婚,就把你和爸接过去,在城里过日子。”

  “好好好。”赵兰花眼里全是眼泪,满口答应。儿子出息了,能带她去城里过好日子了,有什么不好?即便不在那边过,过去看看也是好的嘛。

  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四叔,柳姝也是高兴。等到了星期天,黄莺从学校回来了,她便抱了一个洋娃娃到黄莺家,说是给黄莺的,又跟她讲了她四叔有多么威风。

  “哦……”黄莺应了一声,“那真是变了呢,以前你四叔是你家里最不起眼的。”

  黄莺清了下嗓子,便把柳成辉和刘桂红之间的事情给讲了。那时候她也还小,其实并不清楚这件事情的。但后来听黄大娘又讲了不少,才知道的。

  柳姝听完,眨巴眨巴了眼睛,“那桂红姑姑不是太亏了?水桶大奶奶,怎么这样呢?”

  “噗——”黄莺每次听柳姝叫周志美为水桶大奶奶都会笑,其实柳姝对这种事情也不是很能理解,说了两句觉得没意思,又拉着黄莺给自己讲起故事来了。

  到年上,柳成辉果然带回来一个城里姑娘。赵兰花看了没有不喜欢的,和柳成林傅宁张罗一遭,把两人婚事给办了。婚礼办了三天,酒席便摆了三天。周志美和刘洪超不愿出面,便让来吃了席给了份子钱。

  庄子上的庄子外的,只要能拉上些关系的,甭管远近,都来吃了喜酒。又都知道柳成辉出息了,这会儿是大老板了,更是巴着抢着希望能跟柳家好一些。想想整个向明村,有谁家想柳家这样风生水起的。

  柳成明和李青杏也来了家,带着大女儿,帮着张罗柳成辉的婚事。李青杏瞧见柳成辉,捏着柳成明的胳膊说:“哪里像你说,难看么?”

  柳成明笑了笑,“哪里说难看了?只是在我们五个兄弟中,样貌算是不起眼的。这会儿却不一样了,做了大老板就是不一样呢。”

  等过了年,柳成明和李青杏自回家去。柳成辉带着自己的媳妇,以及赵兰花和柳大士,一起出去,便把这家全留给了傅宁和柳成林。柳姝看着眼红,也要跟出去玩,说城里好玩。傅宁一把拉住她,“再胡闹?开学上不上学了?”

  赵兰花疼她,笑着说:“要不让带出去玩玩,大不了开学前再叫小四子送回来。”

  柳姝犟,那是在向明村出了名的,甭管男女老少,只要知道柳姝的就知道她是个犟得跟头牛一样的古灵精怪的娃。

  这一次,傅宁当然也没拗得过她,况且还有赵兰花帮着她呢。没办法,只能给她了几套衣服,让她也跟着去了。走前又百般嘱咐,让赵兰花在外头看好些。又说他们对外面都不熟,叫柳成辉和她媳妇多费心些。柳成辉一一都应下了,才开车走掉。

  等所有人走掉,家里瞬间冷清了下来,只剩下了傅宁和柳成林两个人而已。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傅宁还是喜欢独处喜欢冷清的冷清人,上集市都会嫌闹嚷。到这会儿,不闹嚷不热闹已经不习惯了。平时柳姝又惯是能闹腾的,这会儿她一走,再没有赵兰花和柳大士吵架,当真难受得慌。

  到了晚间,梳洗罢关了房门,傅宁刚到床上就叹了口气,说:“这都走了,怪不习惯的。”

  柳成林把她往怀里揽,“你要换个思维想,好容易家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不是刚好可以过过二界么?”

  “老夫老妻怎么了?老夫老妻不能过二界么?”柳成林挑了一下眉头,然后把声音又一压,“就从现在开始。”

  傅宁呼吸不平,咬了一下下唇说:“生二胎,还得问问姝儿吧?要是不让她知道,怕她又闹腾。”

  “那等她回来跟她说。”柳成林咬了一下傅宁的耳朵,傅宁闷哼一声,下头便被柳成林填满了。

  接下来两人调整了一下心态,从常年老夫老妻硬是调出了刚成婚时的状态,每天回到家都腻到不行。本来傅宁觉得自己会受不了的,多不好意思呀,却没想到会乐在其中。

  之前因为家中有人,又不敢做出孩子来,那事儿也是做得含蓄。这会儿没人了,又商量好想再要个孩子,柳成林便是花样百出,直弄得傅宁要死过去一般。又有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一说,傅宁在这段时间,相当满足!

  就这么腻了七八天,柳成辉果然又不嫌麻烦地把柳姝送了回来。和她一起回来的,还有赵兰花和柳大士,还有……一只狗!

  赵兰花说:“在城里不习惯,还是好,过两天还可以,常住受不了啊,连个说家常的人都没有。”柳大士也是同感,根本不如在家约老伙伴打牌来得舒服呀?

  柳姝把狗死死抱在怀里,“我在宠物店看到的,喜欢,四叔就给我买了。妈妈,你不准撵它走,我要养它长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