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运用知识<

时间:2017-10-20 03:51 来源:http://www.jb-ecurie.com

  法律的制定过程、作用、发挥效力的方式以及法律与道德间的关系等是法 组织用以混淆视听、法律的侧重点,是法 者关注的焦点问题,这方面他们也比较容易受到。对此,我们需要认真分析法 组织事实、破们法制观念的言行,帮 者厘清事实、辨明。

  法律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的,由国家强制力保障实施的,以当事利和义务为内容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社会规范。法律要实现其保障作用,必须具有的强制力,否则就不能惩罚违法犯罪,社会就不会稳定,经济就不能发展,人民群众的就不能得到。强制力是法律这一社会规范的重要特征,但通常是“备而不用”的,即只有出现了法律、危害社会秩序和人民利益的行为时才会运用强制力。

  法 抓住法律具有强制力这一特点,形而上学地将其解释成人、封闭人、治人,所谓“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地人,封闭人”、“”等。在这些消极言论的影响和下,法 者对法律产生了甚至心理。

  道德是人类在自然和社会的实践中,以为标准,依靠内心、社会和传统习惯,来评价人们的行为,调与人、人与自然,以及个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行为准则和规范的总和。自律性是道德的重要特性,个人能否按道德要求去做,关键在于个人,道德通过指导人们“自律”,从而有利于社会生活的稳定,保障人们正常的生活与交往。但如果人们缺乏自律性,则道德很难发挥作用,此时一些基本秩序的就需要法律来保障了,所以说道德是法律的必要补充,法律是道德的重要保障,二者相辅相成。

  社会生活中,对于道德的人普遍具有一种仰慕乃至推崇的心态,被社会所认可的“有道德”的人往往会受到大家的尊重和效仿。法 组织利用对“道德”的肯定及向往,片面夸大道德的效用,现代社会的道德水准,试图间接削弱人们的法制观念,降低法律的社会地位,进而达到以法 “”和李 言论控制人们思想的目的。他们“人人重德,要法律干什么?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古代,世界其他地区也是这样,人的道德水准很高的时候,没有那些法律,哪有法律呀?”等等,而法 者则在《转》及法 系列“”的下自诩“人”,道德标准高于“”,认为社会不需要“法律”,法 能够提升人类的道德水准等。

  和义务是法的最核心的内容和要素,两者对立统一、相辅相成。一方的实现需要他方履行义务来保障,没有无的义务,也没有无义务的。如果只讲而不讲义务,也就是只讲得到不讲付出,这样的人是的、不可取的,这样的人会被社会和人们唾弃,也会被法律和道德所摒弃。

  而法 组织正是割裂与义务的关系,追求,否认义务,者的投机心理,膨胀他们的自态。涉及到时,法 组织承认法律的存在和效力,且屡次强调“人的、”,挑动法 者行使人的,制造多起事件,散发反宣品,社会秩序等,还美其名曰“”、“”、“、”;涉及到义务时,则马上置身事外,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,“法律管中的事情……作为一个人就是超常的了……而不能用中的理来衡量了”,以此逃避法律的约束。

  正是在法 这种不合逻辑的思维方式的引导下,才导致众多者逐渐陷入“唯此为大、唯我独尊”的心态,法律、道德而不自知、不承认,反觉得满腔委屈,埋怨社会与不理解。

  法 者在的及暗示下,思维方式逐渐扭曲,对和社会的不满情绪不断滋生、膨胀,对待法律的观点也越来越极端、片面。由于他们的生活、受教育程度以及性格特征等各有不同,在具体的外在表现上又呈现出不同的特点,主要可分为以下三种错误类型:

  这一类的 功者一般程度较深,他们不承认法律的效力,更不承认自己违法,认为“法法是的根本,的一切都是法 造就的,都是给的”,再加上李 不停的与,鼓吹“人认识高于,法律是的理”等等,颇有点天下第一,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的状态。甚至对于一些社会福利待遇等,他们也地解释成是法 给的,与社会和无关,借此否认自己所享受的法律赋予的,进而逃避承认法律,逃避自己的守法义务。

  这一类的法 者承认法律的现实性和有效性,但认为法律和自己没关系,自己并没有违法。他们通常表现为“的法”和“的法”都承认,但认为两者不冲突,认为“”说了“要最大限度地符合状态,要遵守法律”,片面强调李 的一些、伪装的话语,而回避那些之辞,以及由此而导致的违法行为。

  对于有些法 者的过激之举,他们解释为是“法正人邪”,与法 和“”没关系;而对于自己的违法行为,他们则认为是在“救度、做善事、做”,强调自己“从来也不想违反法律”,混淆主观意志与客观行为的区别。

  这一类的法 者承认法律,也承认法 客观上的确违法了,但同时存有侥幸心理,认为有朝一日能够。他们的惯常言论是“法律也可能定错,也经常修改”,“不是有那么多的冤假错案吗?”等等。

  这类人对法律有一种短期的承认和被动的服从,但从长远来看,对法律的威严性与稳定性依然是一种怀疑与。他们奢望在不久的将来,法 会得到认可与赞同,人们将心怀感激与敬佩。他们还常以历史事件类比法 ,认为法 是冤案,有朝一日会被。

  不论具体的外在表现有何区别,法 者同样受到了法 及李 的与,对法律、道德等问题均存在一定的模糊认识,思维方式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。对此,我们可以运用知识进行针对性的分析和解答,以帮助他们理顺思,剖析、认清有关问题。

  在法 的下,法 者片面看到了法律的威严面——约束、限定和强制,内心深处对法律产生了一种抵制和,认为法律是对人的的,对其敬而远之,甚而心生反感。

  针对这种情况,我们可以通过生活中的常见事例来帮助他们正确认识、体会到法律强制力的保障作用。例如,房地产交易多为期房交易,我们却仅凭一纸预售合同就敢于将预付款或定金交给开发商,究其原因,还是源于法律的,若开发商违约,我们可以凭借合同借律的强制力向其索赔;再如,几乎每个人都在银行存钱,却从未担心过银行赖账,原因就是那薄薄的存单就是银行与我们的契约,借此就有了法律强制力保障我们取款的。

  类似例子比比皆是,这就要求我们对待法律的强制力要透过现象看本质,认识到强制是手段,是通过对有害行为的强制,而和权益得以实现;如果没有法律的强制,人们的生活将缺乏安全和稳定,最终失去和秩序。正如家们所说的:法律的目的不是废除和,而是和扩大。所以,法律并不像法 所宣传的那样,是一幅的强制,而是一座威严的天平,通过铁面的强制,规范、平衡着每个的、权益,着社会的公平和。

  (二)分析道德与法律间的关系,法 的“伪道德”,强调法律的不可或缺性

  李 在“”里片面强调道德的作用,法律的重要性,并大肆法 能够起到“道德回升”的作用。这种将道德与法律生硬割裂开的说法本身就是错误的,宣传法 能够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准更体现了其性。

  正如家们所说:法律与道德源于一枝。最初的法律一直带有浓厚的道德色彩,著名的古巴比伦《汉谟拉比》就是一部法律、道德规范和教的大杂烩。随着社会管理经验的积累和人类文明的进步,法律规范与道德规范才开始由混沌分化,但依然是互相渗透、互相制约、互相保障;如赡养老人是中华民族的美德,同时也是婚姻法的,盗窃行为为人们所不齿,同时也了法律。一般而言,凡是违反法律的行为,同时也是或可能是违反道德的行为,凡是违反道德的行为,也是或可能是违反法律的要求的行为;因此可以说,法律是道德的支柱,道德是法律的支柱;“法律是显露的道德,道德是隐藏的法律”。道德与法律密切相连、交织渗透,并非如李 所言那样两极、背道而驰。

  道德与法律同时也存在很多方面的区别,通俗地说,道德的标准高于法律,法律是道德的最底线;如在公交车上不给老人让座的行为,只会受到道德的,但如果还故意将老人推倒在地,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了。

  此时可能有人要说,既然道德的标准高于法律,那人们都按照道德来行为不是很好吗,国民素质和社会风尚也就提高了。很显然这是不可行的,道德和法律既然有各自的分工自然有它们的道理。如果我们用强制手段要求达到道德的标准,那会使人们生活很紧张;如勇救落水儿童是值得赞扬的道德行为,若法律硬性见到落水儿童必须相救,否则就要受到法律制裁,那可能就没人敢出门了,也会更多家庭的生活。而如果我们彻底抛弃法律的强制力,仅依靠人们的道德来维持秩序,则更会一团糟;当遇到不遵守道德的行为时,我们为力,公平与无法得到;失去了法律的保障,我们只能依靠“私力”救济,最后只能使社会回到弱肉强食的原始时代。恰如边沁所言:“中止刑罚的存在,世界就将变成抢劫的舞台,社会就会。重建刑罚,就会趋于平静,秩序就被恢复,每个人的弱点就会被公共的力量所制约。”

  有的法 者会说,如果所有人都法 ,就会都拥有的道德,都会自觉地“做”,自然也就不需要法律的强制了。这里且不论李 是否允许每个人都“”,先讨论一下法 真能提高道德水准吗?法 者提高道德水准了吗?李 的道德水准高吗?

  尽管李 要提高人类的道德水平,但纵观其行为,没有一件是有道德的人所为,甚至了最起码的人的品格。只承认法律上的,却否认和逃避义务就是最明显的证明,另外还有许多令人不齿的行为在李 的身上集中凸现:撒谎——篡,否认“4·25”之前回国的事实;——鼓吹能够“”、“”,自己能够推迟“地球爆炸”的时间;——放弃法 就会“形神全灭”;骂人——竭力用贬损的字眼儿、及阻碍法 的人;薄情寡义——“情是的东西,是阻碍的”,别人处于困难时,不能帮助,“不能的理”,否则会“失德”,如此种种,数不胜数。

  在李 的下,法 者也不可能做出什么道德的行为来。自身者有之,因练法 拒医拒药、,伤残多例;危害家人者有之,轻则情感淡漠、对亲人漠不关心,重则为“”、家人;社会者有之,、,实行“话语霸权”,乱贴、打,污染、影响秩序。

  李 的“道德”并非真正的“道德”,而是“唯李 独尊”的准则。李 的话就是道德、就是标准,顺李 的心意,就是有道德;按照法 的要求做,就是有道德的行为;颇有点“顺我者昌、逆我者亡”的意思。

  所以,李 是以“道德”为,将个人意志于国家法律之上。李 极力贬低、国家法律,抬高道德的地位和作用,实质是将自己的言论当作“道德”来要求法 者,甚至要求所有人,是想实现自己的“”、个人。

  法律几乎是伴随着国家的产生而产生的,有的甚至更早。如公元前21世纪的“乌尔纳姆”、公元前18世纪著名的“汉谟拉比”,以及后来发达的罗马法等。中国也是早在夏朝之前,就有各种法规的制定,随后的历朝历代均根据需要制定了各具特色的法律条文。这些史明在任何时代、任何国家,法律都是必需的,并非如李 所言古代“哪有法律呀”。

  法律在社会秩序、保障人们生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,是社会发展、国家稳定不可缺少的准则。法律的制定乃至实施整个过程都是按照法律的,由的依照程序进行,极具严肃性与稳定性,也非法 组织所宣传的“是个别领导人的意志,具有很大的随意性”等等。

  以立法为例,法律由国家制定,国家是一个抽象的概念,具体的立法权由各级立法机关代表国家行使。立法机关的组员不是领导、委任,而是来自广大群众,由选民按照程序,以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相结合的办法层层推选而出,整个选举过程公开、公平、、平等、透明。立法机关的立法过程也须根据法律,严格遵循程序,慎重进行。如全国要制定一部法律,需要在代表团提交法律议案后,先由各代表团审议,再由法律委员会审议,最后由大会进行表决,有时一部法律甚至要经过几次会议的讨论。

  另外,在立法、执法的过程中,还了极强的监督机制和纠错程序。制定法律时,可以通过网络、等媒介发表意见、提出,发挥监督作用,促使法律规范更加符合人们生活的需求。执行法律时,执法机关的内部监督、检察机关的专门监督、社会监督以及群众监督组成巨大的监督网,将执法中的违法违纪现象以及错误率控制在最低。法律自身还了严格的纠错程序,对于可能出现的错审错判案件给予重新审理的机会,并对实际给造成的损失依法做出国家赔偿。

  实践证明,我国对于法律的制定与实施是十分严谨的态度,错案率也一直保持较低水平。部分法 者所主张的“社会上存在那么多的冤假错案”在很大程度上是道听途说、,没有任何事实依据;有些人可能还绘声绘色地形容身边的某某就是了,通常也是牵强附会,或是抓住一点,不见其余。

  法 法律无用的惯常论调还有“道德下滑、日下、犯罪现象越来越多了”等,且不论他们的这种说法有无事实依据,我们可以先来分析一下如何正确看待“犯罪现象”的问题。如迪尔凯姆所说,犯罪是社会的一种常态现象,是人类社会所固有的,是社会总体的必要组成部分。我们不用“谈犯罪色变”,犯罪现象的增减是多种因素促成的结果,未必与社会风气、道德有直接联系。判断法律的价值,应当看其对社会稳定与发展是否发挥了促进作用,而非犯罪数量的多少。某种程度上,犯罪数量的增多恰恰证明了法律制度的逐渐完备,只要犯罪现象控制在一定的总量平衡内,就说明社会控制没有失范,社会的稳定与发展没有受到。

  法律作用的实现需要每名社会为之付出努力,与义务的双项也体现了法律与道德的双重内涵。边沁曾指出,“在一个的之下,善良的座右铭是什么呢?那就是‘严格地服从,地’”。作为现代文明社会的一,每个人都有责任为法律的完备、社会的进步付出,我们可以本着积极热情的态度,通过正当的渠道法律,促其进步;但在的同时,首先要做到的是遵守,否则就算不上是一名合格的社会。